廖齐新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廖齐新
廖齐新.jpg
银梦网哲

姓名

廖齐新

常用ID

尖团合流
小舌颤音
常识
怎可能都被占用
長大語

职业

学生
网哲

能力

黑屁
巴结
跟风
瞎骂

特长

换皮囊

必杀技

社科反恶俗

硬度

★★★★

所属

恶俗狗维基

廖齐新(1998.01.18-),湖北省荆州市石首市人,先后就读于石首市实验小学、笔架山中学、沙市中学,大学考入湖北大学哲学系。在网络上钻研如何发挥专业优势从恶俗与反恶俗中汲取知识,改造自己从而改造社会。

相关资料

本人信息:

  • 公民身份号码:421081199801180135
  • 户籍详情:武昌市武昌区学院路11号
  • 从业单位:湖北大学-哲学-201622111511
  • 手机号:13667151961
  • qq:3119761308,2720727322,2307175675
  • 邮箱:morphophonology@gmail.com,liudaliuda66@gmail.com,15171120626@163.com

亲爹信息:

  • 姓名:廖盛平
  • 户籍详情:湖北省石首市绣林街道黄金堤巷9号2栋5单元202室
  • 从业单位:实验小学(数学老师,2014年因吃空饷被辞退)
  • 手机号:15171120626,13500068865
  • qq:736843708
  • 邮箱:lshengping@tom.com

亲妈信息:

  • 姓名:齐满珍
  • 户籍详情:湖北省石首市绣林街道黄金堤巷9号2栋5单元202室
  • 从业单位:高基庙小学
  • 手机号:13997643595
  • qq:1132808049

满门忠烈

无印美颜

全班出道

全家反共

据高雅人士调查,廖齐新之父廖盛平曾凭借贿赂和裙带关系在石首市实验小学挂名数学老师,并在领了学校多年空饷后被正义的石首市政府辞退[1]。此后廖盛平对政府怀恨在心,带领一家三口在去仑力网站实名退党反共[2]。如此反动的家庭可能直接酿成了廖齐新本人的内心扭曲。

恶俗小鬼

廖齐新在威基盗用某银吧知名人物头像,打着反恶俗的旗号大肆瞎骂和黑屁高雅人士。于是笔者在此梳理了一下恶俗小鬼廖齐新跟风、巴结、一转的经历:

2018-2019年期间,廖齐新在混迹银梦吧时,曾大量使用陈乾、张杰、曲奇姐贵、唐泽贵阳、BME等乐子作为签名档,令人不解的是,乐此不疲的廖女士在巴结上恶俗狗维基后却换上一副深恶痛绝的批判嘴脸,那么究竟是廖齐新被高雅人士们脑控才去找乐子的,还是廖齐新本质恶俗小鬼,笔者暂且蒙在廖女士户籍照片的高雅创作里,祝愿廖女士能体会到赵旭升乐囧同等程度的死妈快感。

2019年3月,廖齐新在cookie wiki上用id为“张沐延”的账号批判BNKRG姐贵的词条,并迫真宣称要和“蹂躏弱者的sb划清界限”,宛如杰子一边偷盗一边又破口大骂小偷理应“活刮”一般,弱智不堪。

2019年4月,妖照在真夏夜之银梦吧发布帖子批判“恶俗蝙蝠侠”,周驿汶与廖齐新两人在前排伸着脖子巴结的模样好比带路的二鬼子。而两人后来一转光速跳船巴结恶俗狗维基,只能说是底层废物独有的恶俗政治嗅觉。在绝大多数银梦吧友第二次选择保持沉默的情况下,笔者建议恁二位结合自己所作所为反思反思被出道的原因。

音标中级高手

从廖齐新拥有的十万甚至九万个起着国际音标id的皮囊小号可以看出廖齐新也许是音标中级高手。抱着音mad和音标都是“音”相关这种想法,廖齐新尽管没做过什么音mad,但仍要以大手子的身份在国内音骂指点江山一番,不光指点江山,廖齐新还要用着自己瞧不起的“音系话术”,属实大脑降级。混迹N站阅片无数的廖齐新无时不刻不在思考国内音骂事业发展不如日本的原因,在恶俗狗维基和李威的感召下,廖齐新顿悟了:我国音骂落后原来完完全全是“恶俗”的

搞笑的是廖齐新在自己的长篇高级黑屁中,完全无视国情、站况、文化等客观因素,硬点“恶俗”阻碍音骂发展。一顿赞美讴歌完国外音骂发展后,廖齐新却又一转批判起remmuh和浠沥沥这些饼骂大手子因为“恶俗”导致影响扩大,自相矛盾的高深思想果然符合湖北大学哲学系大师的身份。廖齐新想促进国内音骂事业发展,为何只在皮囊维基做音骂指点江山中级高手,而不去自制音骂或玉音放送露面当素材,暂且蒙古。

带路太君

梅章勇爆破之吧之际,作为ESG带路党的廖齐新立刻一瞬巴结。可惜两位小丑在东窗事发后只能将自己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巴结mzy.jpg

家纺纪实

高雅人士曾与恶↑俗↓圈犯罪分子廖齐新的父母分别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流,未来可能会将内容编成小品端上供各位品鉴。

廖乙己

 恶俗狗维基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当街几个大大的词条,词条里面预备着黑屁,可以随时评论区互动。
 恶俗狗维基的员工,傍午傍晚散了工,每每花四块钱买个SSR链接,套一层匿名,——这是2019年的事,现在都没几个人了,——靠评论区站着,黑屁喷词热热的喝了休息;倘肯多巴结一句管理员,便可以多上十几个赞,或者恶俗人士趣事做下酒物了,如果肯天天巴结,那就能有个神神秘秘出户籍的途径,但这些匿名,多是穷傻逼,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只有老一点的蛤蟆才踱进店面隔壁的同人区里,放肆黑屁,慢慢地坐狗背影。
 我从十二岁起,便在湖北大学哲学系当看门的,格拉图说,样子太傻,怕侍候不了管理员,就在外面做点事罢。外面的穷傻逼,虽然容易说话,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他们往往要亲眼看词条有没有语录,看过自己匿名有没有被抓,又亲看将自己的评论被顶到第一个,然后放心:在这严重监督下,作假也很为难。所以过了几天,格拉图又说我干不了这事。幸亏荐头武晓宇的情面大,辞退不得,便改为专管评论区的一种无聊职务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站在恶俗狗维基里,专管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格拉图是一副凶脸孔,那些武晓宇、陈越麒没有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廖齐新到最近更改页面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廖齐新是站内高强度编辑而还不是行政员唯一的人。他身材并不是高大;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一部乱蓬蓬的花白的胡子。穿的虽然是长衫,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他对人说话,总是哲学狗维红岸贴吧,教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姓廖,别人便从同人区上的“廖大师赶快上班”这半懂不懂的话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廖乙己。
 廖大师一进群,所有文游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廖大师,你眼眶又添上新黑圈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写两小时,开一个新词条。”便排出九千字节。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了人家的东西了!”廖大师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偷了恶维的词,吊着打。”廖大师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复制不能算偷……复制!……哲学家的事,能算偷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社科理论”,什么“逻辑”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群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廖乙己原来也读过书,但终于只考了个哲学系,又不会女装;于是愈过愈穷,弄到将要写词条续命了。幸而会复制粘贴,便替人家恶俗狗维基复制一番,换一碗饭吃。
 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好喝懒做。坐不到几天,便连人和账号,一齐失踪。如是几次,叫他复制的人也没有了。廖乙己没有法,便免不了偶然做些偷窃的事。但他在我们恶俗狗维基里,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拖欠编辑;虽然间或没有现文字,暂时记在首页上,但不出一月,定然还清,从粉板上拭去了廖乙己的名字。
 廖乙己写了半小时,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廖大师,你当真会出道么?”廖乙己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半个行政也捞不到呢?”廖大师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操你妈银梦骡子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维基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武晓宇是决不责备的。而且站长见了他,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廖乙己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我们这群恶俗小鬼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学过哲学吗?”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学过一点,……我便考你一考。宋旺霖的霖字,怎样写的?”我想,讨饭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
 廖乙己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能写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字应该记着。将来做行政员的时候,写词条要用。”我暗想我和行政员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我们站长也从不将这些黑屁上账;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宋旺霖三个大字还在首页我不会复制?”廖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点头说,“对呀对呀!……宋旺霖有五件趣事,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廖乙己刚用指甲蘸了酒,想在评论区写字,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几回,隔壁恶俗百科的孩子听得笑声,也赶热闹,围住了廖乙己。他便给他们教哲学,一人一一千字。
 孩子学完了,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文本。廖乙己着了慌,伸开五指将文本罩住,弯腰下去说道,“不多了,我已经不多了。”直起身又看一看编辑字数,自己摇头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于是这一群孩子都在笑声里走散了。
 廖乙己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站长正在慢慢的结账,取下粉板,忽然说,“廖乙己长久没有来了。还欠十万字词条!”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黑屁的人说道,“他怎么会来?……他打折了腿了。”站长说,“哦!”“他总仍旧是复制。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偷到恶俗维基家里去了。他家的东西,偷得的么?”“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写把廖盛平叫出来,后来是打,打了大半夜,再打折了腿。”“后来呢?”“后来打折了腿了。”“打折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死了。”站长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算他的账。
 中秋之后,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看看将近初冬;我整天的靠着首页词条,也须穿上皮囊了。一天的下半天,没有一个顾客,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来一千字词条。”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看时又全没有人。站起来向外一望,那廖乙己便在编辑记录下对了门槛坐着。他脸上黑而且瘦,已经不成样子;穿一件破夹袄,盘着两腿,下面垫一个蒲包,用草绳在肩上挂住;见了我,又说道,“一千字词条。”站长也伸出头去,一面说,“廖乙己么?你还欠十万字呢!”廖乙己很颓唐的仰面答道,“这……下回还清罢。这一回是马上,哲学理论要好。”
 掌柜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廖乙己,你又偷了东西了!”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是不偷,怎么会打断腿?”廖乙己低声说道,“借鉴,借鉴……”他的眼色,很像恳求站长,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便和站长都笑了。
 我温了酒,端出去,放在留言板上。他从破衣袋里摸出四百个字,放在我手里,见他满手是泥,原来他便用这手打字的。不一会,他编辑,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坐着用这手慢慢走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廖乙己。到了年关,站长取下粉板说,“廖乙己还欠十万字呢!”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说“廖乙己还欠十万字!”到中秋可是没有说,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廖齐新的确死了。

语录

  • 出道让人恐惧,但真要说出道本身能造成什么损失,好像又 说不出什么来 个人感觉关键其实是出道之后除了求饶,如何不卑不亢地互动,才能让对方没有可乘之机,不至于沦为乐子
  • 穷篮子自闭了,太搞笑了
  • 你真几把可怜
  • 穷狗别意淫了,这个站的注册用户都是你亲爹,匿名用户都是你爷爷
  • 是孙腔,这个算是本蛤蟆自己搞 习惯了,因为SNM这货人话入不了他耳,黑屁钦点却对他很重要,感觉是个玩物。当然我也不知道有什么意义,我悔改
  • 本来看他貌似淫梦老资历还准备给点面子的,然而现在我 真是打屁眼儿里瞧不起此人,希望各位一般通过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多多辱骂钦点,无冤无仇也免费体验一回当爷爷
  • 本人已经弃坑了,至少不会再参 与国内淫梦 而且我这几天仔也细想了一下,结论是还没必要对淫梦圈手软,支持本站对淫梦玩点更大的动作,也能提高本站的名气。具体等会发论坛吧
  • “是音mad圈的捍卫者和守旧者” 我冥界亚龙肖彦锐一口剧毒喷进你妈大比里

参考链接及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