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名市茂南区公检法政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茂名市茂南区公检法政即:广东省茂名市公安局茂南分局广东省茂名市茂南区人民检察院广东省茂名市茂南区人民法院广东省茂名市茂南区政法委的集合统称。乃三代恶俗维基案件的指导、侦察、起诉、宣判的单位。

注音专家

岳庆炎刘广宁叶展源张忻(xin)玲刘耀文周德益吴周星黄晟(cheng)张新刚陈飞池陈立言程彧(yu四)王尧陈尧韩翔宇陈丹阳丁乾坤李晨星孙惠娟易梓嘉梁盛皓刘松泉闫(yan)光宇李梓铉胡诗文孙士杰胥(xu)凯为张弛蒋斌王海丁曹国祥瞿(qu)米李泽航张洋王海龙凌维平李杰瀚(han)严昊天寇铭洋刘耀文张乘化庄海洋赵烁候聚森宁学明王岩旭赵旭升支荣祥余朋澄陈占宇倪铭杰旷建文刘鲁东刘泽沈鋆(jun)全嘉玮张宇斌姬生平张驰(海南)高锦涛杨昊隽(juan)赖康龙雷希颖林檬贾海东雷振华许天宇吴周星王浩东朱雨晴林果宇陈乾潘羿(yi)舟刘广宁潘志杰刘子豪叶惠隆侯长汐李剀石巍斌聂汪林邓家贵李子豪张伟陈尧孟驰于昕卉(hui)邹兴鸿

以上88名被害人证实了起诉书指控的其及家人个人信息被公布在涉案2个网站,并被恶搞、辱骂、恐吓、威胁,导致多名受害人自伤自残、多名受害人患有精神病或抑郁症、多名受害人长期生活在恐惧紧张中,学习、生活、工作受到严重影响,不敢出门、上学、上班,被迫辞职、搬家等事实。

以上内容来自律师阅卷秘密复印拍照件,并采用OCR方式转文字。请办案单位明白:任何所谓“保密”方法都逃不过钱的诱惑。不过从拼音看来办案单位已经完全领略了习近平的语文水平。

恶俗维基声明

恶俗维基不接受任何所谓的“受害人”在茂名检察院作出的指控,并声明如下:

1.在网络上曝光死妈废物是全球网友通用的手段,请被收录的死妈废物别把隐私权当成自己的短剑牌。恶俗维基同时认为:墙国支那豚和死妈废物不配享有隐私权,追求言论自由和隐私保护的中国人和正义人士享受。

2.恶俗维基旨在揭露并记录事实,并以给被揭露者造成切实的损失作为目的,追求结果正义而非程序正义。

3.恶俗维基从来不具备明确的政治立场,合并继承支那维基和红岸基金会记载的事迹,不代表继承其政治属性。

4.查询户籍信息、人员轨迹、机主车主开房等,被称为“出道”的迫害方式,其dssq的原因归根到底是共产党统治下的政府部门和数据公司已经败絮其中,而并非本站导致。即使恶俗维基倒闭,这一事实和“出道”dssq的现状也并不会改变。

5.“受害者”的指认中存有大量虚假不实信息,如:吴周星多次使用网图自称“抑郁症”来进行卖惨盈利,张新刚所谓“家破人亡”完全是由传销诈骗咎由自取,赵旭升通过频繁举行幻奏盛宴盈利颇丰却自称亏损七位数而“受害者”本身中也不乏由于迫害他人而被恶俗反补的小鬼、站长:陈飞池陈丹阳刘松泉瞿米李泽航严昊天庄海洋倪铭杰旷建文于昕卉邹兴鸿

6.将双方商议的网络约架定性为单方面寻衅滋事,体现了中国公安部门在处理民事纠纷上的退步,包庇纵容刑讯逼供、无罪释放赵家背景的顾杨阳,体现了中国司法部门的腐败无能。部督“1902136”专案‎‎将成为贵支司政历史上的耻辱被永远铭刻。

"被害人"陈述

吴崇勇(44岁,被害人作死人吴周星父亲):证实吴周星被恶俗维基网上“侵害”后,精神状况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诊断结果为“双相情感障碍,目前为不伴有精神病性症状的躁狂发作”,治疗费用前后花费5-6万元左右,持续时间长达几年。没办法继续读书,耽误吴周星参加中考,吃了治疗精神病方面的药物后,对她记忆力和学习能力方面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岳庆炎陈述称其是一名网络主播,其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出道个人信息,并被恶搞、辱骂。除了网络上,其海经常收到一些刀片动物尸体等恐吓邮件,也经常收到骚扰短信,经常半夜三更有骚扰电话,以及人身威胁。对其工作、身心造成极大影响,造成其长期心理压抑和恐惧。

刘广宁陈述称其在恶俗维基、支纳维基、红岸基金会网站上被创建词条出道其的个人信息,并被恶搞、诽谤、辱骂。其还被冒用个人信息在器官捐献网站上注册,其手机被电话、短信验证码轰炸骚扰。

叶展源陈述称其被恶俗维基、支纳维基、红岸基金会网站创建词条出道其及其家庭的个人信息,并被恶搞、辱骂。其本人及家属还被冒用个人信息在器官捐献网站上注册,微博被人盗用、其手机被电话、短信验证码轰炸骚扰。

张忻铃陈述称其在恶俗维基、支纳维基、红岸基金会网站上被出道其个人信息,并恶搞、辱骂。其手机被电话轰炸骚扰,其信息被用作贷款, 接到过很多催债的电话。除了网络上,其所住的地方门口被喷漆

刘耀文陈述称新浪微博昵称为“方程式二次元”的用户在微博上及QQ群上发布其户籍信息,还发布侮辱其及家人的言语,并受到电话轰炸。

周德益陈述称其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和编辑词条,曝光全部的个人信息,并被恶搞、辱骂,对其生活造成很大影响。

吴周星陈述称其在恶俗维基、支纳维基网站上被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并被捏造、恶搞、辱骂。手机被电话轰炸骚扰,其信息被用作贷款,除了网络上,所住的地方门口被喷漆,对其生活以及工作造成很大影响,导致其产生了精神分裂,并接受治疗。

黄晟陈述称其在恶俗维基、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并被诋毁、辱骂。

张新刚陈述称其在恶俗维基、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在现实中受到电话攻击及人身跟踪等,对其影响非常大,造成其失去工作,家破人亡

陈飞池陈述称其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出道其及家庭的个人信息,并被恶搞、辱骂,还把其户籍上的照片P图到一个性用品上,达到侮辱其形象的目的。指出程然、肖彦锐、李指津、马执雨发表过关于诽谤、辱骂其的词条。

陈立言陈述称其在支纳维基网站上被创建词条出道其及家庭的个人信息,并对其进行辱骂、诽谤、抹黑、恶搞。除了网络上,他们线下还对其进行侮辱、诋毁、恐吓,其被逼写了检讨书。其感到恐惧、恐慌,还因此去心理咨询中心看心理咨询师。

程彧陈述称其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创建词条出道其及家庭的个人信息,并被造谣、辱骂、诽谤、诋毁,严重影响其的生活,给其及家人造成极大的心理负担。

王尧陈述称其在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在现实中受到电话攻击骚扰、手机短信威胁、诬告及冒认捐献器官等,对其造成了很大的精神损害。

陈尧陈述称其在恶俗维基、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被诽谤、辱骂,在现实中受到电话攻击、诬告及冒认捐献器官等,对其造成了很大的精神损害。

韩翔宇陈述称其及家人的个人信息在恶俗维基、支纳维基网站被出道,被侮辱、辱骂、诋毁,在现实中受到电话攻击、威胁等,对其个人身心健康造成了非常严重的伤害,并因此患有抑郁症。

陈丹阳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恶俗维基、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被诽谤、辱骂、抹黑、诋毁,在现实中受到电话骚扰攻击,对其生活和学习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丁乾坤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被诽谤、辱骂,冒用其名字发布不恰当的言论而遭到大量的网络攻击,并被进行侮辱、谩骂、抹黑、诋毁,在现实中受到电话骚扰攻击,对其生活和学习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李晨星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恶俗维基、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被诽谤、辱骂、恶搞、侮辱、诋毁,在现实中受到电话骚扰攻击,其精神受到伤害并患上中度抑郁症。

孙惠娟陈述称其在现实中受到电话骚扰攻击,其精神受到伤害。

易梓嘉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恶俗维基、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被辱骂、诋毁、造谣、侮辱。在豆瓣、贴吧、知乎、优酷、Bilibili等网站上被人侮辱、诋毁。在现实中被以电话骚扰攻击、短信轰炸、邮寄违禁物品、上门拍照贴律师函、栽赃陷害等方式打击报复,导致其长期生活在不安和恐惧当中,对其生活造成严重影响,导致其失业。指证恶俗维基、支纳维基的创建者是肖彦锐

梁盛皓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恶俗维基、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被侮辱、诋毁。被人在QQ、知乎、微博等发布对其诽谤、抹黑的帖子。在现实中受到电话攻击、上门拍照曝光家庭住址、诬告陷害、威胁,造成其精神上很大压力,对其的工作及生活造成严重影响。

刘松泉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恶俗维基、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被造谣、侮辱、诋毁;在现实中受到电话骚扰攻击、曝光家庭住址。

闫光宇陈述称其在恶俗维基、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出道个人信息,被侮辱、诋毁。在现实中受到电话攻击及被曝光家庭住址。

李梓铉陈述称其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被侮辱、诋毁。

胡诗文陈述称其在恶俗维基、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出道个人信息,被侮辱、诋毁;线下其手机号码被人恶意注册为骚扰电话,使其个人隐私被严重侵犯,对其个人名誉和工作都带来了极大的负面影响。

孙士杰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其在恶俗维基和QQ上被人侮辱、谩骂、诋毁,对其造成很大心理压力和负担。

胥凯为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其在恶俗维基和QQ上被人侮辱、辱骂、诋毁。线下对其进行电话骚扰,对其造成了非常大的伤害。

张弛陈述称其在贴吧网站和QQ上被人出道,公布其户籍信息,并被人侮辱、诋毁。

蒋斌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出道,被辱骂、恐吓,对其日常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王海丁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恶俗维基、支纳维基、红岸基金会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被侮辱、诋毁。在现实中受到电话攻击、冒用身份注册金融、网贷类的信息及冒认捐献器官等,对其个人造成名誉信用伤害及骚扰。

曹国祥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其在恶俗维基和QQ上被人侮辱、诋毁。线下对其进行电话骚扰、短信骚扰、跟踪偷拍、辱骂,对其造成了非常大的伤害。

瞿米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被侮辱、诋毁,线下对其进行电话骚扰,对其造成了非常大的伤害。

李泽航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人出道个人信息,被侮辱、诋毁,线下对其进行电话骚扰、辱骂,其心理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父母不能正常工作。

张洋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被诽谤、辱骂、恶搞、诋毁,线下对其进行电话骚扰,对其工作、生活影响很大。

王海龙陈述称其在现实中接到很多骚扰电话。其知道恶俗维基、“支纳维基网站,其听说这些网站编造、散布虚假信息,造谣滋事,并且恶搞、侮辱、诽谤、谩骂他人,非法公布个人信息,威胁他人,线人组织人身攻击,电信骚扰,暴力威胁甚至实施暴力行为等,同时衍生出非法获取、提供和出售公民个人信息等违法犯罪行为。

凌维平陈述称其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其个人信息,被侮辱、诋毁,线下对其进行电话骚扰,侵犯了其个人隐私,还骚扰其家人,影响了其及其家人的正常生活。

李杰瀚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出道其个人信息,其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人侮辱、诋毁,线下对其家人进行电话骚扰、冒名捐献器官等,对其及家人造成了非常大的伤害。

严昊天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恶俗维、支纳维”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其个人信息,并被人侮辱、诋毁。对其个人心理受到一定影响,对其所属的团体名誉和经济上造成较大影响。指出创建或编辑其词条的用户QQ分别为1483992287、3591806797。

寇铭洋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恶俗维基或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其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人进行侮辱、诋毁。线下对其进行电话骚扰,对其造成了非常大的伤害,严重影响了其学习和生活。

刘耀文陈述称其及家人被人在新浪微博、恶俗维基网站上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并被侮辱、诋毁、胁迫、滋扰。线下对其进行电话骚扰。

张乘化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被侮辱、诋毁,对其心理造成了非常大的伤害。

庄海洋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等,被侮辱、诋毁。线下对其家人进行电话骚扰、冒名捐献遗体等,对其及家人造成非常大的伤害。

赵烁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被侮辱、诋毁。

侯聚森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支纳维基、恶俗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等,被侮辱、诽谤、诋毁,还被在贴吧、QQ群、QQ空间、知乎上发帖诽谤、侮辱。线下对其及家人进行电话骚扰恐吓、垃圾短信骚扰、冒名注册账号、冒名捐献遗体等,2015年7月22日,他们(在恶俗维基、支纳维基网站发布其词条的人)组织了四五个人来山东省文登师范学校门口对其进行殴打,造成其头部、背部受伤,对其生活、心理等方面造成很严重、很恶劣的影响。(笔者注:这可能是遭受物理伤害最大的受害者,没有之一,,,)

宁学明陈述称其在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被侮辱、诽谤、诋毁。

王岩旭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被侮辱、诽谤、诋毁,对其生活、心理造成很严重的影响。

赵旭升:其及家人、同事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包含其及其家人、同事的户籍资料、照片、财务信息、冒名登记的人体器官捐献卡、恶搞图片),还有超过五万字的杜撰诽谤文字,被人进行侮辱、诽谤、诋毁,线下对其及其公司进行跟踪拍照、诬告陷害等,对其生活、心理造成很恶劣的影响。

支荣祥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在网站上被侮辱、诽谤、诋毁,线下对其及家人进行电话骚扰恐吓、垃圾短信骚扰等,对其生活、心理造成很恶劣的影响。

余朋澄陈述称其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网站上面有其学籍信息、个人信息以及其医院体检报告,将其信息用于器官捐献网站以及将其旅游的照片PS成吸毒的画面进行恶搞、侮辱。

陈占宇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被侮辱、诽谤、诋毁,线下对其进行电话骚扰等。

倪铭杰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人出道,在网站上被人侮辱、诽谤、诋毁,线下对其及家人进行电话骚扰、威胁恐吓等,严重影响了其学习、生活。

旷建文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在网站上被人无事生非,编造、散布虚假信息、造谣滋事,并被人组织电话骚扰,暴力威胁。对其及家人生活、心理造成恶劣影响。

刘鲁东陈述称其在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被侮辱、诽谤、诋毁。

刘泽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被侮辱、诽谤、诋毁,对其及父母造成巨大精神伤害。

沈鋆陈述称其在恶俗维基网站、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在网站上被侮辱、辱骂、诋毁,线下被电话骚扰等,其内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全嘉玮陈述称其在恶俗维基网站、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出道,在百度贴吧创建关于其的贴吧,在网站上被人侮辱、诋毁。

张宇斌陈述称其在恶俗维基网站、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在网站上被人侮辱、诽谤、诋毁。线下被电话骚扰,造成其心理受创,几乎患上抑郁症。

姬生平陈述称其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被侮辱、诽谤、诋毁。因其患有抑郁症,曾自杀未成,被人在网络上侮辱诋毁后导致其精神状况非常不稳定,当时甚至要按照最大剂量服用精神药物才能缓解,另外还导致其在老家无法找到工作

张驰 (海南)陈述称其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被侮辱、辱骂、诽谤,线下被电话骚扰、短信骚扰恐吓等。

高锦涛陈述称其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其个人信息,在百度贴吧、新浪微博等社交平台上被恶搞、侮辱、诽谤、诋毁,对其造成极大的精神伤害。

杨昊隽陈述称其被人通过人肉搜索把其信息公布在推特上,威胁其要曝光其及家人的个人信息,还收到过私信辱骂等,造成其心理压力比较大。

赖康龙陈述称其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被侮辱、诽谤、诋毁。

雷希颖陈述称其在恶俗维基网站、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在网站上对其恶搞、抹黑、辱骂,线下对其诬告陷害、电话骚扰恐吓、私信威胁、冒名捐献器官等,对其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和困扰。

林檬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恶俗维基网站、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在网站上对其侮辱、诽谤、诋毁,线下对其及家人诬告陷害、冒名向其单位工作邮箱发邮件、冒名捐献器官等,对其很大的困扰和影响。

贾海东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被侮辱、诽谤、诋毁。

雷振华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在网站上被人抹黑、辱骂、恶搞,线下其及家人被电话骚扰恐吓、短信骚扰、冒名捐献器官、冒名注册同性恋网站等,严重的影响其日常的生活和工作。

许天宇陈述称其在恶俗维基网站、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出道个人信息,被侮辱、诽谤、诋毁。

吴周星陈述称其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人出道个人信息,被恶搞、辱骂。

王浩东陈述称其在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出道个人信息,在网站上被人侮辱、诽谤、诋毁,线下对其进行垃圾短信骚扰。

朱雨晴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恶俗维基网站、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公布个人信息,被恶搞、侮辱、谩骂。

林果宇陈述称其在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被侮辱、诽谤、诋毁。

陈乾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人公布个人信息,被人诋毁、辱骂。(编者注:茂南检察院恁牛逼啊,居然能找到普宁流浪狗作证)

潘羿舟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被侮辱、诋毁。

刘广宁陈述称其在恶俗维基、支纳维基、红岸基金会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在网站上被人进行侮辱、诽谤、诋毁,线下其及家人被电话轰炸骚扰、诬告陷害、冒名捐献器官等,对其造成了很大影响。

潘志杰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恶俗维基网站、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公布个人信息,被侮辱、诽谤、诋毁。

刘子豪陈述称其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人公布个人信息,被侮辱、诽谤、诋毁。

叶惠隆陈述称其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被侮辱、诽谤、诋毁。

侯长汐陈述称其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在网站上被人恶搞、侮辱、恐吓。程然曾经把其的真实地址公开并且恐吓说到其家中打其,但是没有实施,也有一些人给其打骚扰电话。

李剀陈述称恶俗维基这帮人攻击di8.co后,其为了保护自己和其他管理员,就把di8.co关闭了,损失五万多人民币,这是最直接的伤害。

石巍斌陈述称其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人侮辱、诽谤、诋毁,线下被电话骚扰恐吓等。

聂汪林陈述称2019年4月初,其个人信息被人在恶俗维基网站上公布了,目前接到几个骚扰电话。

邓家贵陈述称其在恶俗维基网站、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公布其个人信息。(笔者注:姐夫?是你吗姐夫?我好想你的离岸公司啊!)

李子豪陈述称2019年三四月份的时候,其在新浪微博上评论一个人的手机,就被网上的一些“喷子”挂在网上辱骂我,还把其个人信息、个人照片发在一个博主的个人主页上进行辱骂。

张伟陈述称在恶俗维基网站上其信息被编辑成词条出道,其及家人的信息被公布在恶俗维基网站、支纳维基网站、红岸基金会、知乎等处,

陈尧陈述称其在恶俗维基网站、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在网站上被人侮辱、诽谤、恐吓,线下被电话骚扰恐吓、诬告陷害等,对其造成很恶劣的影响。

孟驰陈述称其在恶俗维基网站、支纳维基网站上被人曝光个人信息,被侮辱、辱骂、诋毁。

于昕卉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人创建词条出道个人信息,在网站上被人进行侮辱、诽谤、诋毁。指出肖彦锐是恶俗维基的站长,也是恶俗维基的大管理员。

邹兴鸿陈述称其及家人在恶俗维基网站上被人出道个人信息,其被侮辱、诋毁,线下被电话骚扰,对其造成非常大的伤害。